西医治疗中的三大“滥用”

孩子发烧生病了,很多家长第一时间就是带孩子去医院看病。输液、打抗菌素和激素类药物,成为了他们不得不面对的选择。

现在很多人无论生什么病,都喜欢去医院输个液、打个抗菌素,觉得这样才算真正有效的治疗,病会很快好起来。尤其是输液、抗菌素,被很多人当做治病的神药和万金油,什么病都要用到。因此,国内的医院存在严重的三大滥用:输液、抗菌素和激素。那么,我们该如何看待?

首先,为什么要输抗菌素?现在很多疾病都是病毒性的疾病,这样的情况是不需要输抗菌素的,因为它对病毒基本没什么用。但是为什么很多医院还在输?为什么在国家严令控制不允许输抗菌素的同时,三令五申地严格控制抗菌素使用的情况下,这种现象依然没有改变?

作为一个从业人员,我从内心深处说一些真实的话。第一,只有输液才能赚钱,这个不具体解释。第二,追求短期疗效。家长要求一定要控制孩子的体温,甚至有些家长,因为医生不愿意给孩子输消炎药,而出手打医生,类似的事情国内报道好几例了。第三,缺乏有效的治疗手段。西医的治疗手段除了打针和输液以外,还有别的吗?没有别的选择。在最无奈的时候,依然要选择输液。即使不输消炎药,也要输一些其他的药来安慰受伤的、焦急如火的家长的心灵。

其次,即使大多数人已经了解到输消炎药的很多坏处,但其实还有一些深层的不良影响,很多人并不了解。

第一,人的血管经过反复地、侵入性地穿刺和扎针,血管是会受到伤害的。比如,我们医院有很多长期做化疗的病人,如果扎胳臂上的静脉的时间长了,有很多静脉是会慢慢变硬的。因为这毕竟是针扎到血管里面,是侵入性操作,血管是受到损伤的。虽然血管有恢复能力,但损伤是客观存在的,如果针扎得特别多,血管也会产生一定的炎症,只是肉眼看不到而已。

第二,很多输液的葡萄糖和盐水,还有输液器也会引起一些严重的反应。比如说,大医院采用的输液器都是正规厂家,质量是合格的,里面有一个特殊的过滤网,能过滤到一些不合格的杂质,不让这些杂质进入到人体内。但如果葡萄糖、生理盐水是一些小厂生产的,再加上输液器也是小厂生产的,就会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成分、杂质,或者严重来说是细菌,透过这些膜进入到人体内,引起过敏反应或杂质反应,甚至中毒反应。

临床上,我们经常见到有的病人一直都用同一种药,但是有一天他突然过敏了,为什么?有些时候是因为输液的葡萄糖或氨基酸,或者生理盐水里面本身有杂质引起的,而不是这个药引起的。但是这个情况,绝大多数病人都是不了解的,包括很多护士,如果经验不丰富的话,有时候也发现不了。

幸亏国家已经发现滥用输液的危害,从三甲大医院开始,严控抗菌素的使用,但是在很多小医院和民间,这一现象依然很严重。

上面是关于输液、抗菌素的问题,其实还有一个更可怕的问题:激素。

比如,小孩发烧到39度左右,家长一般会让他喝美林或者泰诺这一类的口服退烧药。到了医院,确诊完、抽血后发现不是细菌性感染以后,医生会怎么办?一般有三个选择。

第一,口服退烧药,跟平时吃的是一模一样的,也是泰诺、美林这一类的退烧药。第二,针剂,针剂和口服的都是一大类,叫非甾(读音:灾)体类退烧、非甾体类消炎药,是控制体温的。如果还是控制不住的话,就会上第三类,临床最常见的激素类退烧药。激素类退烧药全称是皮质类固醇激素,常用的是地塞米松和甲泼尼龙琥珀酸钠,也就是甲强龙(药效更强),这两类药是临床最常用的,疗效很好,但是长期大量地使用会有严重的副作用。

不知道大家对非典还有没有印象?非典时期,很多人出现难以控制的发热,为了控制全身反应,就大量使用这一类的激素。结果,在治愈的那些病人里,大概有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病人出现了股骨头坏死,这就是短期内大剂量使用激素类药物的最严重后果。无数研究证明:滥用激素会带来严重后遗症,激素类药物偶尔用一次可以,不能一直用,也不能大剂量地用。

我有个护士朋友,有一次很气愤地跟我说,她的孩子发烧,控制不住,结果儿童医院的医生竟然给她孩子一天用了三支甲强龙退烧。她跟我说,三支啊,那些病情严重的病人,一天还不超过两支。这么小的孩子,医生竟然用了三支!

我听到后也感到很无奈。我说,那不是因为你孩子发烧比较厉害,你又那么急,他只好用一些极端的办法退烧嘛。

护士朋友认为,再急也不能用甲强龙退。

我安慰她说,你想想,这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,时间短、疗效好,偶尔用一下,孩子体温能迅速下降,家长也不急躁了,何乐而不为呢?

这就是临床上不得不面对的一个现实:大量使用激素来退烧。

希望所有的医生和病人都能明白:疾病的发生和发展都有其自身的规律,找到病因,针对病因的治疗是最有效的,否则是吃力不讨好,还容易造成其他后遗症。在庸医手里,抗菌素也能造成严重后果(菌群失调);在良医手里,砒霜也能救人于顽疾(治疗白血病)。

在我所有的课程里,都在不断强调一点:寻找病因,简单明了的治疗。采用的方法都是日常生活中容易取得、做到的,操作简单,而且经过了无数人的亲身实践,疗效显著,希望大家能仔细学习体会。

授课导师

闫明老师   

哈佛医学院访问学者 | 非主流儿科医生
课程:1
粉丝数:19

精选留言

暂无留言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