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悟中年危机:想为远方放手一搏,却怕连苟且都输光

去年开始,我频繁感觉到,自己成了一个“中年男人”。

7月初,高中毕业20周年聚会;7月底,大学入学20周年聚会。

20年。。。还能不“中年”吗?(颤抖中)

聚会的话题,当然也离不开“中年男人”的危机了。

—1—

这是我在中学同学聚会时,听到的一个真实故事。

我好友的一位朋友,是3D动画制作的高手。10年前,他加盟一家3D电影制作公司联合创业,其间经历无数失败。

去年,这位朋友和团队终于推出一部3D动画电影(我也带儿子看过),虽然动画特效做得不错,但由于剧本单薄,商业运作不力,票房一败涂地。他10年心血,伴着“毕其功于一役”的期望,灰飞烟灭。

这位朋友付出的代价却是家庭关系的疏离。10年间,他过于投入事业,与太太关系并不好。多次冲突后,太太妥协,希望他的付出能换来事业成功,但影片票房的失败却导致两人关系雪上加霜。

(插一句,我见过不少粉丝朋友,先生创业时,虽有怨言却隐忍不发,心里实则焦虑;一旦先生创业失败浮沉,家庭矛盾就一触即发。)

这位朋友在家郁闷至极,事业也找不到新方向,于是发生了电视剧里最常见的婚外恋桥段,家庭关系更降至冰点。

如今他正在筹划再一次的起飞,但后院起火,让他的人生顿时失去了座标。

—2—

我的一位初中同学,家里曾经有权有钱,他也陷入了“中年危机”。

爷爷是高官,父亲是富商,他集“官三代”、“富二代”的身份于一身;他成绩好,名校毕业,很早就在五百强IT企业坐上了顶梁柱的位置。

随着时间流逝,近年他也开始感受到家庭的重负了。他年轻时家境好,生活品质要求高,自己的挥霍了,还可以“啃老”;如今父母老去,他又无心接手,生意也就结束了。虽然还有点家底,眼看人近中年,他也有些着急了。

虽然在北京也有月薪3万以上,按理说收入不菲,但负担也不轻——两个孩子,妻子全职在家。他的职业上升也到了一定的瓶颈。

如何能再上一个台阶?压力袭来,他开始郁闷:到底要不要离开供职多年的五百强大平台,去干一番自己的事业呢?

他考虑了很久迟迟下不了决心,直到去年,他和上司就某个项目中的分歧大吵一架,随即毅然辞职,决定创业。

他一直呆在大平台,没有在外鏖战过,创业后并不知道自己适合找什么样的项目。一句话就是“为创业而创业”。

踌躇再三,他终于承包了一艘小游艇,启动了一个国际航线旅游的项目,每天在朋友圈为自己打广告,实际经营情况惨淡。

最近见面聊天,当年那个意气风发、家境好、视野开阔的年轻人荡然无存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颓废、后悔、患得患失的中年男人。

—3—

第三个故事的主角,也是我的同龄人,非名校,成绩一般,普通家庭出身。

他打过很多份工,“多次尝试、惨淡收场”

婚后,他开始从逍遥生活中醒来,开始萌发创业冲动,先是卖了一套房,又向银行贷了款,和故事一的主人公一样,准备毕其功于一役。区别是,那位朋友是专业人士,他其实并无任何特长。

创业失败也是意料中事,他只能再次回到公司打工。

相聚时,我们谈起他这段创业经历,他也没有后悔,他很清楚没有积累,创业很难成功,但马上四十岁了,再不创业就没有机会了,所以当时也是背水一战。

我们只能缄而不语了。

—4—

这三个中年男人,无论是有才华的,还是有家底的,或是没才华没家底空有情怀的,他们的境遇也有个共同的名字,叫“中年危机”

中年危机到底是什么?

对于中年男人来说,父亲、丈夫、儿子,三个角色同时存在。人生近半,还剩最后那么一点时间和机会成就自己,于是憧憬和纠结就伴随而来。

中年男人高晓松一句“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,还有诗和远方”,道尽个中纠结。

如果说苟且是事业中要处理大量无价值的事,生活中要面对一地鸡毛——柴米油盐、吃喝拉撒的,孩子学费、父母养老金、家务琐事……

诗和远方又是什么?

大多数中年男人描述的诗和远方,无非就是这样一种状态——成为孩子的偶像,太太的依靠,父母口中的“别人家的孩子”。

世俗,却非常现实,扪心自问,我也是一样的。

然,时不我待,当“眼前的苟且”与“诗和远方”相距甚远,甚至发生对立时,憧憬就会变成最后拼搏的机会,甚至会变成面向鸿沟一跃而下的冲动

现实中,大多数中年男人都付不起这种一跃而下的代价,于是在拖延中慢慢老去。

—5—

我今年38了,大学入学20周年,毫无疑问已经步入中年。

上面说的“苟且”与“远方”的纠结,我一样有。

我全职创业时刚刚30岁,还在“青年”的尾巴尖上。

那时,我的大娃1岁。

要证明自己,要别人为自己骄傲、要做成一些有价值的事,这种小小的虚荣心、不甘心,确实是鼓励我开始自己事业的动力。

6年创业,走到今天,我远未算成功,在同龄人中也算不上有多牛逼——没有动辄估值几十亿的公司;家里只有一套二手房还准备出售;依然开着一辆普通家庭轿车……

但每当我翻开自己这五六年的成绩单,第一个看到的就是为两个孩子准备的教育金。虽然事业未大成,每个孩子的账户上已然有了四五十万。我和太太的养老金账户上也有了七八十万。

这绝对不是我要炫富,这点钱根本不算“富”,何谈“炫”。

但,这却是我输得起的资本。

“输得起”这个词常被用在年轻人身上,他们想赢,即使输了也还有时间、有机会重来。

大多数中年男人也想赢,但自认为已经没有多少时间重来,格外怕输。

你想为了诗和远方放手一搏,却怕输得连眼前的苟且都难以为继。

我想,这是上面三个故事中,中年男人的普遍心态。

我不怕,我输得起,是因为我知道,即使输了,我的家庭不会因此而崩溃,我的孩子依然有未来,我的晚年依然可以潇洒游于山水之间。

我做好了准备,所以我不怕。

我在“诗和远方“与“眼前的苟且”之间搭起了一座桥梁,所以我不怕。

—6—

我要转述澳洲我最欣赏的学者,理财专家Arun Abey(艾伦·艾贝)提出过的一个观点:

人生真正要想幸福,是要在当下的状态(眼前的苟且),和未来的目标(诗和远方)之间铺设一个桥梁。

这个桥梁的铺设并不简单。Arun Abey给建立桥梁提了三个方法:

桥墩一:充分了解,建立自己人生的价值观与目标

桥墩二:完整、理性的构建一套合理利用资源的策略

桥墩三:不断发展和改善这个策略

看到第三点,你会发现这是一架动态的浮桥,而不是一个固定的桥。只有完成了这三个桥墩,桥梁才能搭建起来。

从实用的角度来看,这个连通苟且与远方的桥梁到底是什么呢?

毫无疑问,这就是我一直所倡导的家庭理财规划和人生规划。

理财规划,虽非诗和远方,也不绝应被中年男人(创业者)视为眼前的苟且而不屑思考,它是一座连接二者的桥梁。

明确自己的理财目标,梳理资源利用的策略,并不断优化,每天并不会耗费多少时间,每年也不会耗费多少资源。

当你走在桥上,你会发现,无论在何时,无论事业成功与否,无论奔向诗和远方的路有多崎岖,至少回头看,可爱的孩子和幸福的家庭依然还在那里,这是多数男人奋斗的目标,也是回归的最大依靠。

有了这样的桥梁,中年男人就会像年轻人一样输得起,同时有着中年人创业的奔头,知道这是上帝给我们的最后机会,也清晰地认识到这并不是让我们在短期内获得多大成功,而是让我们再一次完善人生的尝试。

如果没有铺好桥梁之前就豁出去纵身一跃,跳入鸿沟,那是九死一生,能在洪流中游出来且到达彼岸的翘楚寥寥;更多的,如同前面三个故事中的朋友一样,其结果是陷入更深的中年危机,回头路茫茫。

—7—

如果屏幕对面的你,是一位中年男士,我想对你说——

跨得过去就是诗和远方,跨不过去就是眼前的苟且,甚至连苟且都没有。

我们当然不希望是这种极端的状态。

不要把家庭的幸福和安全感,完全与“诗和远方”绑在一起。总说“如果我成了,你们就如何如何”之类的话。

先搭好桥(为未来做好财务准备),再放手拼搏;你就不会受困于苟且,也不会在追求不到诗和远方时无法回头。

如果屏幕对面的你,是一位中年创业男性的伴侣,我想对你说——:

第一 | 情理支持

面对“中年危机”的努力,也是先生想承担家庭责任的表现,太太应在情理上无条件支持。

第二 | 理智劝导

劝导,绝不是争论。劝导和争论的区别是,劝者,是思维上的共鸣,让先生放下负担,面向未来,这也是女性胸怀的博大之处。导者,是引导先生为家庭的未来先修建幸福之桥。

第三 | 坚定执行

监督家庭,监督先生,无论创业多么资金紧张,都要为家庭财务建立防火墙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以上,是一个“还未赢,却不怕输”的中年男人的感悟。他做的这一切,也是因为私心,他希望无论事业成功与否,幸福永远在身边。

此文,给所有的中年男人。

本文首发于(2016.8.3)

授课导师

孙明展   

金融系硕导|国际金融理财师|北美候选精算师
课程:2
粉丝数:51

精选留言

暂无留言记录